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情色聊斋之画皮

情色聊斋之画皮
阮晨、刘肇是天台商城的保全人员。说是保全人员,平时的职责不过是穿上制服巡逻,晚上十点其他工作人员全部离开后把门窗全部锁好,然后在值班室裏一觉睡到早上六点,再负责开门。而天台商城其实也只是一个只有一层的大一点的杂货店而已,孤零零地立在一大块空场的中心,虽然地点比较偏僻,不过好在停车方便,所以生意不好也不坏。他们两个都是附近乡村裏进城挣钱的民工,今年一个十九,一个十八,因?阮晨身材健美,长得眉清目秀,刘肇身材壮实,长得浓眉大眼,而且办事负责认真,对人和蔼谦虚,所以双双得到这份工作。他们一个月基本薪水才几百块钱,属于城市裏最低层贫贱的打工仔,好在管吃管住,乡村孩子又没什?花花心思,也颇安

这是个夏天特别闷热的夜晚,摄氏37,而且潮湿闷热。电视裏说这个城市的电力系统又出故障,一大片住户用不上电,别说空调,连电风扇都没有,记者採访时市民个个叫苦连天,诅咒现任市长早早下台。不过这和阮晨刘肇没什?关係,他们也不关心现任市长姓字名谁。天台商城裏的电没问题,打烊后空调和抽湿机照开,他们俩人把所有的门窗都锁死,在空蕩蕩的巨大的商场大厅裏负责地巡视着睡前的最后一遍,空气乾燥凉爽,舒服着呢。

?了节省电力,大灯没有全开。白天人来人往的大厅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清静。阮晨从电器部转过食品部来到化妆品部,如果没有异常就要回大厅角落裏的值班室睡觉了。忽然,他看到在化妆品柜檯裏站着两个人,背影看不清,似乎在一起研究着陈列的各种化妆品。“什?人”阮晨吓了一跳,大叫一声,大厅另一区的刘肇闻声向这裏跑来。“啊。。。啊。。。”那两人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开始拼命尖叫,尖叫声把阮晨又吓了一跳,两方说不上谁更害怕。

刷的一声,跑来的刘肇打开了大厅裏所有的大灯,把大厅照得亮如白昼。这下他们看清了,原来是两个青春秀丽的十六七岁的小女孩。一个穿白衣服,一个一个穿青衣服。白衣女孩身材高挑,长髮批肩,瓜子脸,雪白的肌肤,浓浓的眉毛,丹凤眼,笔挺的鼻子,显得即文静又健康;青衣女孩身材丰满,脑后扎着长长的马尾辫,圆圆的脸,眼睛又黑又大,一说话或者一笑脸上就有两个深深的酒涡,长相特别甜。不过她们身上的粗布衣服可真够老气的,笔筒衫、笔筒裤,起码过时几十年了,大概这就是所谓新新人类的反潮流?反正阮晨刘肇是两个土老冒,不懂也不敢问。“你们是干什?的?”跑得气喘吁吁赶来的刘肇问。

“我们。。。我们是附近的住户。。。”白衣女孩迟疑地答道。“对,我们是住在附近的。”青衣女孩也乾脆地接过。“那你们在这裏干嘛?”阮晨看两个女孩不象坏人,放下心来问道。两个女孩互看一眼,哼哼唧唧一时答不上来。“是不是家裏断电没空调,商城打烊的时候留下来没出去避暑的?”刘肇没有注意女孩的窘状,按着自己的思路问。“啊对啦对啦,就是因?这个”,青衣女孩快嘴接上,声音清脆好听。“这不行啊”,虽然阮晨心地淳朴,喜欢帮助别人,但是?难地说道:“按规定晚上除了我们谁也不能留。。。”。“是啊,规矩可严格呢,副经理以下都不能留” ,刘肇生怕她们不信似的,憨憨地补充。

“别啊”青衣姑娘皱眉道,“外面可热呢”。阮晨刘肇一辈子没和女孩正经说过话,何况是这?美丽的姑娘。看到她们一皱眉,他们象作错事似的拼命道歉。四个人就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原来两个姑娘一个叫小白,一个叫小青。他们越谈越高兴,阮晨刘肇索性领两个姑娘参观起商城来,小白小青看他们随便拿钥匙开这个门弄那个按钮,时时发出“啊啊”的敬仰的惊歎,令两个乡村小地方来的小伙子更是连北都找不着,更加得意地眩耀。

他们来到家具部,刘肇指着崭新的展品道:“这是桌子,新的,这是椅子,新的,这是席梦思,新的”。他原本笨嘴笨舌,这就是他能想出的全部介绍词。“席梦思是什?,看上去象个大床嘛”,小青跳着躺上去,舒服地在上面顿了几下。阮晨走上去,道:“这本来就是床。。。”,他的话忽然断了,原来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什?时候被小青柔嫩的玉手轻轻握住。“那床是干什?的呢?”小青柔媚地问道。阮晨口干舌燥,虽然大厅裏依旧凉爽,但是汗水沿额头流下,腾地一下,一股黑色的火焰在小腹点燃,迅速蔓延,血液不由自主地向一个器官涌去,薄薄的制服短裤下一个巨大的圆柱体的轮廓顿时显现。

阮晨?自己的失态羞愧难当,更怕小青姑娘恼火自己的龌龊心思。不料小青星眸迷离,忽然坐起,柔软温湿的嘴唇亲吻了上来。黑色的火焰轰地一下向四下爆炸,阮晨的大脑意识被彻底点燃。下一件他意识到的事情就是自己爬在小青身上倒在席梦思上拼命亲吻。“天哪,这?美丽的城市女孩。。。”意识深处传来自己的惊歎,同时阮晨的手不停顿地开始解小青的钮扣。大概是夏天的缘故,小青上身只穿了薄薄的一件粗布青衣,裏面竟然是真空,解开身前一排钮扣,把衣服往两边一扒,小青发育良好的晶莹的乳房和整个光滑雪白的肚子就全部裸露。阮晨疯狂似的趴着吸允着小青粉红的柔软的乳头,鼻子深深埋进两团雪白的嫩肉,弄得小青呻吟不已。他紧接着几乎是双手颤抖着轻轻一拉,解开小青粗布裤子的裤带,把她宽鬆的裤子轻鬆地退过膝盖、脚踝,远远扔出去,顺便还退下小青光脚穿着的布鞋。这下小青从腰部以下一丝不挂,光着屁股,而上身也只是袒胸露乳地大敞着随便挂着件粗布小衣。阮晨叉着腿跨着小青站在席梦思上,迅速地脱光子自己的衣服裤子和鞋子袜子,露出巨大粗热、静脉曲张的肉棒,前端红亮的龟头象独眼怪物一样微微渗透着透明的粘液。当他甩开球鞋露出捂了一整天的臭脚的时候,连他自己都闻到自己大脚上的臭味,但是小青却毫不嫌弃,不但没有怪他,反而温柔地半坐起来,赤裸着身体替她把袜子脱掉。小青抚摸他全是黑毛的粗壮的小腿和光脚,还躺下把他的光脚放在自己雪白柔软的乳房上揉搓,有的时候臭味太大,她也会可爱地皱皱鼻子笑着表示气味沖鼻。阮晨站在席梦思上,光脚把可爱的美丽姑娘裸体踏在下面,满是脚汗的脚心感受着少女酥嫩的象麵团一样光滑绵软的乳房,性欲高涨。

他伏下身子压上小青的裸体,享受着少女心甘情愿给自己当肉垫的快感,把粗大的阴茎对準小青的阴道,开始刺入她的身体。他感觉自己象个威风凛凛的武士,光着屁股以自己粗硬的肉枪在攻佔一个雪白柔软不设防的美丽城市。肉棒进入城门,滑入软绵绵紧紧裹着阴茎的城门洞,忽然遇到一层薄薄的障碍。身体下面不知羞耻地光着身子的美丽少女感受到下身阴道裏传来的疼痛,开始皱眉呼痛。阮晨平时跟女孩说话,对方稍微一瞪眼就手足无措,但是现在他裸体放肆地压在少女温暖香滑的胴体上,生理反应使得他变成了暴君。他不顾女孩皱眉抗议,肆意地拿自己肮髒的阴茎捣进美丽姑娘圣洁的阴道,一路上以破坏?乐,以汙辱对方?满足。腾的一下,巨大的龟头突破了光着身子女孩阴道裏的处女膜,在她痛苦的挣扎裏,阮晨肆意放纵,阴茎在她的阴道裏上下左右乱搅,初经人事的女孩阴道何等敏感,下身传来的刺痛和刺激弄得她光着屁股在男人身体下面毫无尊严地哇哇乱叫。阮晨暴虐地汙辱着聪明美丽的裸体女孩,嫌她太吵,毫无同情心地随便抓起自己的臭袜子堵住她美丽的嘴巴。这下小青喊不出来,大厅裏回响着她呜呜的压抑的闷哼。阮晨今天不知道?什?这?兇猛,他?起小青的光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继续发疯似的拿阴茎一下下猛捣这个绝色美人的阴道,根本不考虑对方身体是否舒服、心裏是否愿意。小青大概怎?也没想到性交原来要以这样屈辱的姿势光着被人压着捅下身,两只白玉般无瑕的美足在阮晨肩头乱舞,嘴裏塞着臭袜子却喊不出声,无可奈何地被男人汙辱着。

旁边的刘肇和小白则在地毯上摆开战场,两人都脱得精光赤裸,高雅文静地小白屈辱地象狗一样爬在地上,平时见到女孩就结巴的刘肇像是换了一个人,疯狂地从后面那阴茎捅着她的阴道,一面捏着高傲女孩雪白的屁股,甚至抠她的脚心,弄得小白一会斯斯吸气,一会啊啊大叫。?了嫌吵,刘肇索性把自己扒下来的臭内裤塞在小白的嘴裏,然后继续以阴茎肆虐,毫无隐恻之心地任她“呼呼”象母猪一样没有风度地乱哼。

终于,阮晨和刘肇几乎同时,浑身哆嗦着绷紧肌肉死死顶住女孩的屁股,在清纯少女的肚皮裏射出浓稠滚烫得精液,弄得两个姑娘光着屁股长长地闷哼不已。然后两个美丽的少女一丝不挂,一个叼着臭袜子,一个噙着臭内裤,软绵绵地四肢大摊分别倒在席梦思上和地上,在性交高潮的余韵裏动弹不得。

交配过后慢慢恢复过来,两个裸体的姑娘笑嘻嘻爬起来亲热地搂着阮晨和刘肇,阮晨刘肇也?自己刚才超人的表现骄傲不已,以功臣自居似的四仰八叉地躺着,任两个裸露着雪白身体的绝色美女舔弄自己的身体、臭脚、甚至刚射精的阴茎。两个女孩好奇似的把玩着射精后疲软的阴茎,把包皮翻开仔细近距离看着、闻着,拿纤纤手指弄着龟头上的丝丝粘液,最后用舌头温柔地把龟头和翻开的包皮舔乾净,舒服得阮晨和刘肇脚趾一会绷紧一会大叉,躺着直哼哼。

小青小白然后光屁股光脚在商场大厅裏乱逛。她们拿起化妆品的样品,对着镜子顽皮地化妆。虽然她们手脚生疏,显然是第一次用这?现代的化妆用具,但是却实在是审美的天才。没有化妆的她们清纯可爱,打底、描眉、上影、涂唇之后,则在明如白昼的灯光下显得妖媚万分。阮晨刘肇看着她们纤细苗条的赤裸的脊梁和雪白的屁股、修长的裸腿和光脚,不禁再次冲动,扑上去把两个柔美的女孩抱在怀裏一阵乱亲,然后压在地上象动物一样交配,把她们再次干得四脚朝天,娇喘连连。

性交之后,两个美女还对乐器部门特别有兴趣。她们虽然明显地没有学习过这些新式的乐器,但是都极有天分,自己拨弄几下就很快能玩的不错。这一夜,小白小青光着屁股弹琴吹奏,她们奏的曲子都很古色古香,和浮躁的流行音乐完全不同,非常好听。小白还轻声曼唱:

郎如黄梅天,一日十八变
妾既嫁与郎,敢不随郎转

小青则低声吟唱道:

妾貌妾自信,郎心郎自知
今日妾貌美,不是试心时

歌词古雅风流,曲调哀婉流传。阮晨刘肇虽然只是乡村初中胡乱毕业的文化水平,对美人赤裸着白玉样的身体唱的内容半懂不懂,但是还是听此仙乐,陶醉得几乎癡了,这是他们平时看花花公子、漫画武打书、好来坞打斗片从来没有达到过的境界。

此后,两个姑娘时常晚上来找阮晨刘肇玩耍,玩的当然是哼哼唧唧的游戏。她们颇?神出鬼没,阮晨刘肇对她们如何能从锁着的门窗进来完全不能理解。如果不来,阮晨刘肇就坐卧不安,整夜失眠。有时候,阮晨翘首以盼,一个人在大厅巡视的时候,会忽然发现柜檯间有两只雪白的美足在空中乱舞,转过去才发现是刘肇已经在扛着小白或者小青的光腿,在地上肆意用肮髒酸臭的阴茎汙辱着光着屁股的美丽姑娘的阴道或者肛门,两具裸体互相压着蠕动着交配。而另一个美女必在附近,阮晨就会捉迷藏似的把已经脱的光溜溜的姑娘找到,振起男人的雄风,以各种方式汙辱她的阴道、肛门甚至嘴巴,使这个聪明博学文雅高贵的姑娘一丝不挂地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他从一个见了女孩就脸红的大男孩迅速成长?真正的男人,对女人的身体内外的结构和生理变化了如指掌。他经常变着花样让小青小白欲生欲死,风度扫地,心甘情愿地当牛作马,在他变换体位姿势或者工具的时候,就会笑着说这就叫“一日十八变”。身体下精赤裸体的美丽姑娘虽然微微责怪他亵渎高雅古典的诗句,却自身难保,只能皱着眉在男人胯下无助地扭动着雪白的胴体,满脸沱红,大汗淋漓,哼哼着表示害羞和抗议。刘肇则每次那阴茎捣着胯下的赤身裸体的小白小青的时候,会嘲弄地说这就叫“今日妾貌美”,惹来身下蠕动着雪白柔软身体的美人娇羞的不同意。他们性交的场合遍及商城大厅的每个柜檯,男?所,女?所,地下室裏堆满乱七八糟杂货的尘土厚厚的仓库,甚至大厅外面星空下空蕩蕩的停车场。

这一天,天台商城裏来个邋蹋的道士,自称是玉峰山神龙观虎头道人,说是要来除妖降魔。经理大皱眉头,指挥阮晨刘肇把他撵出去。道人却在无人之处正告两人,说他们脸上满是妖气,恐怕有妖精要不良于他们。阮晨刘肇自然当他说疯话,而且恨他说小白小青的坏话,一改平时良善的做法,把虎头道士远远踢出去,看他狼狈地一个嘴啃泥摔在泥坑裏,才骂声活该,转身回商城。

这夜,小白小青没有来,而且一连几天都没来,急得阮晨刘肇团团乱转,晚上睡不好,白天没精神。这一夜,小白小青还没来。阮刘两人等到深夜,连日的困乏终于使他们勉强睡去。中夜,阮晨忽然奇怪地醒来。他有预感似的走出值班室,惊喜地发现小白小青正光着屁股,在化妆品部的柜檯上各自在一张大纸似的东西上画着什?。他连忙叫起刘肇,两人悄悄地从后面接近,想给两个美人一个惊喜。走近了才毛骨耸然地发现,小白小青涂抹的竟然是两张人皮!人皮不知是从什?人身上剥下来的,栩栩如生,只见小白小青轻笑一声,披上人皮,满意地原地赤裸着身体转了一圈,不是她们是谁!可怕的心情下,阮晨刘肇无心欣赏小白小青赤裸的美丽身躯和隐隐约约的阴毛,她们的笑声在静悄悄灯光昏暗的大厅裏也显得格外狰狞,不用说,这是两个披着人皮青面獠牙的厉鬼,在人间寻找猎物。

第二天一早,阮刘二人班也不上,就跌跌撞撞地奔出去,好容易在菜场裏发现了正被人猛打的虎头道人。他们掏出全部的钱替虎头道人还了帐,在无人处跪下恳求救命。虎头道人含笑答应。

当夜,小白小青再度凭空出现。她们媚笑着象阮晨刘肇打招呼,得来的却是面如土色的牙齿打架声。卫生纸柜檯后,蹦出埋伏已久的虎头道人,他深知妖怪法力强大,浑身缠满卫生巾、卫生棉,还涂满了痔疮膏一类的药品防身,一出手就是强力的伏魔贴。只见他高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着!”一张金黄的大力金刚符向两个妖怪打去。太上老君乃春秋时代的神仙李耳。李耳法力极高,连孔圣人见了一面后都佩服不已自歎不如,他的律令即使是最强大的厉鬼也根本不能抵抗。金刚符乃法力高明的道士求神求来,上面满图了乱七八糟的天书,凡人看不懂,不过据说修行真正厉害的人能知道这些神仙文字。金刚符非常难求,虎头道人虽然看不懂天书,但是一出手就是这个,而且使用方法正确,可想他的修行也是非常高明的。

不料小青轻轻接过金刚符,一点事也没有。她转头问小白道:“姐姐,这个人把看门李大爷写的‘禁止随地吐痰’的告示扔过来干什??”。虎头道人大惊,知道遇上了空前厉害的妖怪。他紧接着使出看家本领,横七竖八祭出各种法符,不料被小白小青统统轻鬆收过,嘴裏还不停地说:“这是一张‘随地大小便者是王八’,这是一张‘请节约用水’,喂,这个道士是看门李大爷的亲戚嘛,怎?这?多他写的讨厌的告示;唔,这是一张‘请勿乱丢垃圾’,你知道不许乱丢垃圾还乱扔这些废纸干什??”

虎头道人几乎晕倒,眼睁睁看着小白玉指点上自己的脑门,居然躲避不开,眼前一黑,终于彻底昏过去。阮晨刘肇看到大法师居然被妖怪打败,觉得自己凶多吉少,索性堂堂正正站出去,冷冷地看着两个一丝不挂的光屁股美女。

小白歎到:“看来你们是知道了”。小青道:“和你们交朋友这?久,分手在际,让你们看看我们的本来面目吧”。两个姑娘说着真地掀开披着的人皮,在目瞪口呆的阮晨刘肇面前露出真面目。阮刘两人看得瞠目结舌。小白小青的真面目竟然比她们的假面还要美丽万分。如果说以前的小白小青是人间绝色的话,那?真正的她们的美貌只能用神仙仙子来形容,这样完美柔和美丽的容貌和体型,酥嫩如雪的乳房,纤细的腰肢,浓密健康的阴毛,修长笔直的玉腿,苗条的玉踝和光足,不是凡人能够想象。小白告诉二人,自己和小青是色界天仙,?了升级?上仙,选修了男女情色这门课。此番到人间来和阮刘二人缠绵,是?了实际研究男人的身体结构和生理需要,研究男女之情感和色欲的关係。现在基本已经完成了作业,就要回色界去,今夜其实本来是来道别的。

阮晨刘肇被仙子美丽的脸庞和身体炫得神魂颠倒。这一夜,四人即将永远分别,互诉相思。两个健康的男孩一次次把粗热的阴茎硬邦邦地刺入美丽得不可想像的仙子的阴道和肛门,把她们柔软如无骨的光滑雪白的身体压在胯下任意折磨汙辱,把精液灌满她们的肚子和嘴巴。两个仙子也放下高傲的架子,心甘情愿地服侍着两个淳朴的农家少年,身体顺从地被摆成各种姿势,任他们的阴茎、手指、甚至脚趾探索自己身子内外的每一个角落。她们光腿挥舞,光脚乱踢,长髮乱摆,混身颤抖,在男人汗津津的裸体下光着屁股呜哇乱叫,达到高潮,粘稠的透明体液在阴道裏不由自主的分泌,沾的满屁股都是。

淩晨,在一团耀眼的强光中,仙子们冉冉而去,留下怅然若失的阮晨刘肇,无奈地在人间苦苦思念。

虎头道人第二天被人在垃圾箱裏发现,自然被连踢带踹地撵走。经此一场,虽然被捉弄得够呛,却长了见识,所以他也很高兴。他劝阮晨刘肇两人不要再相思,忘掉不可能得到的仙子,继续正常生活。然而问世间,情?何物,男孩本来就是最笨的一种动物,阮晨刘肇能否挥动慧剑斩断情丝,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